欢迎访问:最新奇米第四色AV在线-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友情提醒:因为经常被墙,请各位亲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www.9993yy.com   www.9992yy.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甘愿被奸

甘愿被奸

[font=&quot]11月中旬的一天,我仍然出去夜跑。这次我选择了一条新的路线,从小区的后面绕着跑,可以经过一个小公园,里面很幽静。公园里面偶尔会有几对情侣,但我看见了尽量不去想他们一会儿会“干什么”,而是集中注意力跑步。

当我跑到一个人工河河边的时候,我身边突然闪过一个黑影。顿时,我有了一丝不详的预感,然而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个人从我后面将我紧紧抱住,一手捂住我的嘴,一手用刀子顶着我的脖子我惊慌失措,忙从兜里掏钱,我身上带了很少的现金,全都掏出来,颤抖地举到他面前。然而他并没有理睬我,而是径直把我拖进了旁边的树林。我下意识地挣扎了几下,但当他开始一边威胁我一边脱我裤子的时候,我竟然可耻地湿了他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放开了掐着我脖子的手,分开我双腿径直插入了:“果然是挑对人了,一点都不想反抗对不对,看你那么骚,呵呵啊,好暖。”

他插入的瞬间,我就头晕目眩差点高潮。天寒地冻之中,整个下体都暴露在寒风里,唯有和男人接触的部分感到温暖,而阴道内部是一团热火,仿佛全靠这一团火焰温煦全身。他非常粗暴,把我的双腿直接压到了胸前,运动鞋甚至越过了我头顶,然后一边抽插一边扯开我的上衣。他像泄愤一般把体重砸在我的身体上,我甚至能感受自己的乳房被压扁、挤开,骨头都要被压断了,一股窒息感蜂拥而来。但是这些都不影响肉棒直接插进我阴道里带来的感受。他在里面疯狂乱戳,完全没有章法,可几个月的禁欲早就让我内里每一个缝隙都饥渴难耐。我不停提醒自己,这是在*奸,这是在*奸,可是身体却不由自主地迎合他的运动。

虽然完全找不到他的节奏,但是两人下体加速撞击的感觉,还是刺激到阴蒂,让暖流不停激荡上头顶。我咬着牙,尽量不发出声音,但是仍然锁不住鼻腔里“恩恩”的不争气的呻吟。那男人兴奋异常,撕开我的裹胸,捏住乳房,像捏握力器那样使劲捏它,让我疼得厉害。

他越插越快,我好想让他慢一点,但是实在说不出开口。他的阳具不大,没有顶到子宫口,但是蛮粗的,我能感觉到阴道口的粘膜一遍遍地被往外拖拽着,又一遍遍推进身体深处。每一次他顶进去,我都有种难以形容的奇怪愉悦感这可能就是长期禁欲带来的特殊感触,虽然阳具不大,却好像无形中充满了我的身体。我下面疯狂地渗着液体,把抽插的声音变成水汪汪得,咕唧咕唧如同热汤我想周围如果有人得话怎么也听见了。这早已经不是*奸了,因为我的没出息,变成了一场即插即拔的交媾耻辱之下,终于我觉得忍耐也没有意义,张口释放出了呻吟我双腿攀上了他的腰肢,尽量让自己全身都温暖一点。我淫荡的行动让他似乎找到了久违的自信,一边轻轻扇我耳光一边骂我:“臭婊子,开心不有人操开心不”

我不回答,他就加大了力度,一下子扇疼我了,我只得委屈地求他:“开心,宝宝好开心”

他似乎被我的话语刺激到了,一下子阳具又涨大了不少,抽插速度也增快了,我感觉他可能要射了,心中暗暗催促自己赶紧高潮,口上则央求他稍微慢一些。

我扳住他肩膀,拍打着他:“不要射,不要射,求求你”

然而这哪里有用,他只是又坚持了一分钟就一射如注。我正遗憾高潮未到,没想到他喷射的量竟然十分巨大,射出的精液狠狠浇在我的花心,烫的我下体如同受惊的小动物一样,自动收缩起来,紧紧咬住了他还未软掉的阳具。还不停地自发蠕动着,就像一个没牙嘴一样,咬着吸着男人的肉棒,把他马眼内残留的精液完全得挤了出来。终于,他气喘吁吁地拔了出来,然后一边提裤子一边骂我:“我操,冷死爹了,不过运气真好,你他妈真骚。”

他穿上裤子,回头啐了一口痰在我身上:“骚逼。”然后就扭头离开了。我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躺在地上,呼出的气体凝结成雾,弥漫在我眼前,又徐徐散开。很快,身上残留的体温消逝,裸露的皮肤开始感到冰冷,我才扶着地面缓缓起来。起来的时候便感觉到阴道里的精液以一个很明显的体积向下流动,我分开双腿,让它流在地面上。好多,真的好多,他可能是积攒了很久吧。我看着那些汨汨流动的白色液体,在夜色中闪着一点幽暗的光,竟然由生出了惋惜的感觉。

我不得不说,我坚持了几个月的对欲望的控制,让这个不速之客彻底打破了。

我好想身边还有几个人,能够轮流进入我,温暖我,让我高潮。可是并没有,耻辱之外意想不到的失落感竟然充斥了我的思绪,让我完全无法否认它。

我开始往回家走,因自己的淫荡产生的深深的耻辱感让我鼻酸,可是身体又确实滚烫如炭火,被侵犯的想象不断侵袭而来。我开始不得不承认,我自己是无法从这个欲望的轮回中解脱的。不管我如何努力,我的身体总会把我拉回深渊。

我所经历的男人,不管如何卑劣,都不是我堕落的根本原因,我堕落完全是因为我自己。即便我清除了一切干扰,如现在一样,这种勉强的自尊都是这样脆弱,轻易地被一个无名小辈撕碎。我默念着葛斐的名字,心里默默哀求着:“葛斐,葛斐,你要是能接受这样的我就好了,那我当无比爱你,用尽我的一切去爱你,为你死也值得。”

毕竟,我生命里只剩下你一个人可以期待了。我明白这种期待是多么苍白,毫无证据,多半基于我的幻想和猜测。可是除了这样盲目的期待,我还拥有别的权利么。

我走过小区旁边的一排民房,那里有几个红灯闪烁的洗头发。我抬头看看,甚至在一瞬间产生了要把自己卖到那里的想法我不赚钱,我免费给他们服务,这样就不算没有尊严了是不是但是很快,我把这种没有出息的想法掐灭了,我不能就这样成为一个妓女啊就算我的行为比妓女糟糕,可是我不能,我得守住这个底线。

就当我这么想的时候,一个声音在我脑海里响起:你不已经出卖自己了么

你出卖了自己,换取了黑家村那一众男人对你的支持,你借用自己的身体,让他们合起伙来欺骗李冀,获取了反击他的资本,这不也是一种出卖么。

你换到了二十万的借条,这不就是一桩价值二十万的卖淫么

想到这里,我停下了脚步。

可能,我已经走上一条不归路了吧。

我停留在那个洗头房的门口,驻足站立了几分钟。我在犹豫,要不要走进去。

进去,以我的样貌,大概没有人会拒绝吧。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把我从那个是非之地拽离了。后来想想,他可能是救了我。虽然只是一种毫无意义的巧合,但是如果他没有出现,我肯定就走进去了。

任由那些只愿意画几十块钱的男人趴在我身上肆意发射,而我甚至将会长期寄生在那里,也许就会放弃其他任何形式的努力。

但是他走了过去,一个无比颓废、弯曲的身影,头发散乱、脏污,披着一件破旧的大衣,拖着一个蛇皮袋子,走过黑暗的街头。那应该是一个流浪汉,或是一个拾荒者。不管他是谁我到最后,也不知道他的名字。

不论如何,当我看到他,我本能地跟了上去,小心翼翼地。我就像刚生出来的小鸡,看见一个身影就当做母亲,跟在后面。依循的似乎是本能,而非理智。

他拐进一个小巷,我便跟进去,望着他钻进一个废弃的房屋。我只犹豫了一小会儿。所谓犹豫,脑子里也没有想什么。如果有想的话,可能也只是想,那是一个不可能要挟我的人。他可能会杀死我,但是他应该不会要挟我。杀就杀吧,只不过死得没有尊严,总比活得没有尊严要强。

我走进那个破屋子。月光下,我的影子正好拖到他面前。他乌黑的脸显得很诧异,不知我要干嘛。而我也没有让他费脑子,轻轻地将裤子脱下,裸露着还湿润的下体,缓缓朝他走了过去。

他长大了嘴,啊啊啊说不出话来。直到我把下体凑到他的脸前,他才咿咿呀呀伸手比划起来。哦,原来是个哑巴。我哪里能知道他比划的什么。那一刻我极其霸道,直接跨过他,将下体紧紧贴在他脸上开始摩擦。他因紧张呼出的气体喷射在我的阴唇上,以一种不规则的频率温热着我的身体。我想,这样的明示,只要是男人,都不能无动于衷吧。

果然,他虽然是哑巴,却不傻。他伸出粗糙的手掌,开始抚摸我的双腿。我能明显地感觉他在颤抖。其实我也在颤抖。我们都很紧张,也很冷。但是这样不是正好么,用彼此的体温烘烤对方。我不问你是谁,求你也别问。

我抓住他的双手,然后跪在他面前,把他的手放在我的乳房上,让他抚摸。

他仍然不敢看我,只是把目光集中在我的胸部,然后机械地揉搓。我笑了一下,对他说道:“叔叔,你想日我不”

他愣了一下,然后开始小鸡啄米一样点头。

我竟然这样去勾引一个男人这样露骨,这样无耻。不过此时此刻,我似乎真的不怎么在乎了。我隔着棉裤摸索到了他的下体,是一个很大的轮廓。一瞬间,我感受到了惊喜。以往被巨大阳具抽插的快感,已经跃跃欲试,在我的脑海里徘徊。我几乎是在*奸他了,把他的棉裤系带扯开,拉出那个东西,低头开始舔舐。

好臭好臭,他不知多久没有洗澡,下体从露出的缝隙里冲出一股恶臭,但是我竟然不那么抗拒。不过这个味道确实不一样,是一种浓郁的咸味。我稍微用口水润湿了一下,然后觉得可能太脏了,轻轻手指把龟头旁边的污垢剥掉了一些。他被我的动作弄得有点疼,轻轻颤抖了一下。

“弄疼你了么,对不起”我是真的有点抱歉。我其实是觉得我不应该嫌弃他。我既然选择了他,哪怕他身上有虱子,又有什么了不起。我屏住气,含住他的龟头,使劲浑身解数给他口交。他恐怕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服务吧,身体一阵阵颤栗,害得我以为他要射呢。然而还好,他并没有要射的意思,不过阴囊真的涨得很大,我甚至用一只手都无法包裹两个阴囊,只能托住其中一个细细抚摸。

当他阳具完全饱满,我的下体早已经是淫水泛滥。我伸手触摸了自己一下,都像触电一样,高潮似乎召之即来。我心里默默对葛斐说:对不起啊,我要跟这个男人做爱了。

我骑在他身上,将阴道口对准他的龟头,开始往下压入。然而当我的缝隙开始遭到巨大异物的入侵时,可能由于极度的紧张,阴道收缩过于剧烈,不断地夹紧着他的龟头,难以让其进入。我扭动腰肢,用淫水润湿它,一手扶着那滚烫的铁棒,像驾驭一辆吉普车,驶进狭窄的小巷。终于,他似乎也开窍了,扶着我的腰,身体开始向上拱,但是反而显得有点不得法,竟然顶歪了,差点从后门钻进去。我赶紧把它引回正路,但是没想到,没等我骑上去,他竟忽然翻身把我压倒,然后自己握着阳具开始往里强钻。

我下意识地推了推他,呻吟起来:“嗯,好硬怎么会这么大好大,好烫,轻点”

终于,我的小穴开始缓缓地吞下了这不速之客。他的肉棒一点一点撑开我的阴唇,进入我的阴道口,把小穴里的淫液都被挤了出来,向下漫过了后门,让肛门也禁不住轻轻蠕动起来。

“啊疼,慢一点,你的太大了啊要坏掉了轻点啊”

我不断小声地哀求着男人。我是真的疼,即使有分泌的液体润滑,对于突然启动性交的我的身体来说,仍然难以一下适应这样的尺寸。但是当龟头拱入阴道,他那里还能压迫自己的欲望,沉着身体,啪得一下便把我压倒在冰凉的地面上。虽然那里有他铺的薄薄的一层褥子,但仍然冷得我激起一个冷战,疼痛是让我下意识地收紧了双腿,双手连忙抵住他的下体。

“疼啊太大了你啊你先别动先别动求求你不然周洁就真的要死了”

他才意识到我是真的暂时适应不了,肉棒暂时停止了前进。我也不敢有丝毫的动作,就这样,静静地让我的小穴去适应这个庞然大物。我知道,应该再过一会,我的小穴应该就可以完全适应它了。这时我忽然想到,自己是不是还挺幸运的呢,能遇到这么多硕大的尘柄,能享受这么多别的女人可能一辈子都体会不了的性福尽管这是有代价的,但我似乎觉得,这种代价还算值得我主动收缩着阴道,然后逐渐感觉到自己的肉壁分泌出多的液体,渐渐退去,随之而来的的不断地充实感和舒适感。云开方见日,潮尽炉峰出。一种我潜意识里期待已久的,熟悉的温暖与舒适盈满身体,让我一下子暖和不少。他似乎也感觉时机成熟,立刻开始大肆抽动,我不仅叫出声来:“好大好涨呀啊好粗塞得好满”这种由我主动寻来的大胆无耻的交脔,所带来的屈辱与与刺激,反倒给我带来久违的解脱感。身体里的异物不断地伸入,敲打着花心,高潮的余韵很快被找了回来。我不由得闭着眼,仰起头,能感觉到鼻尖上已铺满了一层晶莹的细汗,身体也变得湿热。虽然偶尔袭来的寒风还难免让人打战,但随着交媾升温,都已不再是问题。很快,我就到达了第一次高潮,我尽情颤抖起来,放任自己的身体摇荡飘摆,大脑嗡嗡作响,淫水像是拔了阀门一样,朝我大腿根部蔓延开来,又被他粗暴的拍击涂在开阔的区域,源源不绝。男人看到我这副模样,似乎是有些着迷了,将那粗粝的大手缓缓地伸向前,想要抚摸我脸。

高潮的迷幻中我感觉有东西在自己的嘴边,就一口含住,将他的食指和中指含入了口中,像平时口交一样吮吸着。他手指的味道有一些发苦,但对我来说,只要是能伸进我身体的东西,都是性爱的催化剂。我甚至能感觉到自己一种荒谬的期待,希望身边马上再变出两个人

很快,高潮接二连三地到来。我的时间感开始稀释,回到了我久违的高潮之国,尽情享受。好自由啊,好舒服啊,前所未有地畅快感像架子鼓的鼓槌落在我身上,密密麻麻。我手指扣紧地上的褥子,任由他操弄,高潮间歇,竟忍不住亲吻起他的肩头。我的舌尖似乎格外让他兴奋,他也理解成一种鼓励,加加速前进。他的身体也是意外的强壮,没想到那看似猥琐的身影下,竟掩藏着这样有能量的躯体。

我完全没有时间的概念了,只知道自己一次又一次攀上巅峰,但是我知道,高峰之上还有高峰,突然解放了的身体完全贪得无厌。我剥开他的衣服,我们俩在一团棉絮中完全赤裸地缠在一起,尽情交合,似乎时间持续了有一个世纪终于,在一片混沌中,他突然发射了,我像是在飞行时被迎来的麻雀狠狠撞击了一下一样,身体一下子被打停在地面上。窒息的感觉随之到来,就好像胸口被撞,暂时不能呼吸的感觉。然后滚烫如洪水般的精液包裹是包裹完全淹没了我的花心,随着他最后的奋力抽插被挤压出阴道口,黏腻的感觉催促着我到了下一次高潮。我下体一松,一股液体滋滋喷出,他似乎被吓了一跳,连忙抽出,躲到一边,看着我耻辱地如同喷泉一样,射出一米多高的水柱,远远砸在破旧的墙壁上。[font=&quot]
[font=&quot]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姐妹俩的竞拍 下一篇:黑暗奴隶拍卖大会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
 www.9993yy.com  www.9992yy.com